受送子鳥的邀約,一起觀賞林依晨的電影「我的蛋男情人」首映會,女主角在電影裡的心情,與我當初選擇凍卵的初衷不謀而合,都是希望能給未來的自己,更多的選擇。

我本身確診有多囊性卵巢,原本就知道要懷孕一定會比別人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,再加上二十幾年的生命裡,碰到幾個心儀的對象,其中有兩個曾論及婚嫁,最後都無疾而終,眼看著自己的年齡慢慢逼近30,家人長輩親友都在催促,與其等待著不確定的未來,或是違背自己心意因結婚而結婚,不如將懷孕這個有期限的大事,以凍卵方式讓它沒有期限,慢慢享受生活、享受工作、慢慢找尋對的人。

一聽到凍卵,很多人都覺得要打很多針吧、打針很恐怖吧!現在科技進步,長效型針劑打一針就能撐6-7天,最少的案例打5針就能完成所有療程,其實比想像中輕鬆許多,針也很細,大概1公分長而已,可以打在肚子或屁股上沒甚麼痛覺。原本我很擔心排卵針會讓我的多囊性卵巢受過多刺激,而引發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,聽說嚴重的會有腹水,要住院。整個療程是謝醫師在負責,中間在台北回診追蹤約2次,從第一天打針開始算起,第十一天早上就安排取卵,對於上班族而言,追蹤簡便且很快就結束療程。唯一稍需要忍耐的是取卵手術後在恢復室時,下腹脹痛,因為我有輕型的地中海貧血,所以坐起來試著下床的時候低血壓,但護士們都很照顧我,也幫我打止痛針,一直到我血壓恢復正常,才安排我上樓吃送子鳥準備的餐點。

醫生說月經來代表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的警報解除。我的月經在取卵後5天就來了,整個過程順利得讓我很安心、開心,知道自己已經擺脫生理的期限,有權利享受人生,等待組織一個家庭的幸福到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