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的歲末,我決定在香港維多利亞港看著煙火,倒數最後10秒,邁向下一個嶄新的新年。還在計畫旅途的行程時,遠在香港的妳告訴我,妳的寶寶已經出生。靈機一動,規劃出一個「去妳家,拜訪送子鳥寶寶」的行程。 

用一份工作結交一個朋友,而一通越洋電話開啟這段緣分!

妳從香港致電諮詢試管嬰兒,而我接起電話,我們也當了許久筆友。從信件告訴妳試管嬰兒流程,也知道先生在小時候因為腮腺炎而致無精症,來台原因是「借精生子」。跨海醫療,來一次不容易,幫妳計畫好如何來台最少次,就讓妳清楚療程進行與辦理借精手續。

第一次與妳們的見面,先生的廣東話總讓我將耳朵張大也不聽太明白,還好有妳在中間翻譯我帶給妳們的資訊。第一次的取卵成績因為誘導針劑過程中,LH(黃體刺激激素)提早攀升,因此提前取卵,而胚胎師培養3顆囊胚凍存等妳再度來台植入。第一次的植入,是沒有懷孕的!希望落空,但是不絕望的妳告訴我,下次要再取一次卵,因為想生2胎,而僅存的一顆胚胎,無法達到心中冀望。但是極度害怕打針的妳,依然鼓起勇氣再試一次!

第二次的療程,妳說會帶著媽媽來到台灣陪妳,準備在新竹住上一個月。我心裡想這樣在飯店住上一個月,是一筆大開銷,但妳說這是「最後一次了!」。說什麼也要為妳多想一些,當下傳了訊息給房東是否可以接受短期租約。於是在台灣生活的一個多月,妳成為我的鄰居。

每一天媽媽陪著你從租屋處走到診所打針、回診,在不回診的日子,在新竹的傳統市場逛逛,烹飪手藝極佳的媽媽,買了個電鍋,輕輕鬆鬆料理妳們的三餐!也或許是有同仁協助打針的安心,這次的療程追蹤看起來特別順利,取卵前的最後一次超音波有15顆濾泡!

在星期日從胚胎室回家的路上,想起前幾天媽媽熱情的邀請我去妳房間吃晚餐,停了車,走到你房前、敲敲門!簡單的三菜一湯、簡單的起居生活,是媽媽陪伴妳在台灣是一份親情的表現。聊天中問問媽媽,怎麼願意來台灣陪你一個月時,媽媽說:想要孩子好阿!她現在不也是這麼努力?

這次取卵當天有12個卵,在胚胎師全力以赴的努力下,第一關就擁有8顆受精卵,在第五天的早上,為你帶來6顆優良囊胚,讓妳可以順利植入。在15天的引頸期待,我們一起看見驗孕試紙上的2條線。在回香港的當天,先生特地坐飛機來台灣接妳回家,還特地繞來診所與我們道別!這一次的來台,腹中的新生命,是妳給先生的最好紀念品。

剛過2015年,我在香港的元朗地鐵迷路,找不到被你派來接我的媽媽在哪裡?找找繞繞,FB的訊息來來去去,原來在那個出口!走過香港元朗的街道,走進一棟高樓大廈的某一間幸福小屋中,我看見妳和寶寶幸福的微笑等著我!妳告訴我,是否會留到下午?先生要從公司趕回來會會遠道而來的「朋友」!     

工作牽起一段緣分,是跨國的友情,是來自於「初心」-讓妳快快懷孕的心意。而如今FB是一個分享喜悅的平台,我的好友裡,總是會有分享現在寶寶可愛照片的妳們!今天,她已經會走了!前一天,妳放了她哭鬧又可愛的影片。我在台灣的電腦前,藉由網路欣賞送子鳥的製造的生命,藉著妳的孕育,一路成長的可愛模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