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在大廳喊妳名字,直到妳回應,這才發現妳不是台灣人,也許是初次見面,在詢問您每個問題時妳都有所戒備。在這樣適婚的年紀,儘管初入高齡,但妳的條件並不差,遺憾的是那特殊的身分別:受贈精子,先生在幾年前確診為無精症,期間沒機會與您聊聊為何會走上借精一途,但很幸運的妳在網路上看見送子鳥,決定將這最後一次機會交給我們。只能選擇走試管嬰兒一途的妳,在月繳回診期間,從不見先生的蹤影,與妳同行的友人總是很熱情地向我轉述妳所有的擔憂,也每每都會讓出位子,希望我能在妳倆中間諮詢,這種被款待的感覺實在窩心!在妳友善的笑容底下藏著的是難掩的不安,因此每一次我都願意花更多的時間,只為了讓妳卸下心防。

療程期間妳都待在台灣,住在喜來登飯店,妳的每一支針劑都是搭計程車回診施打,不怕麻煩只求一切順利。漸漸地妳開始將妳的疑問接二連三地提出,每次回診打針前,妳都會請我更新妳的治療單,詳細詢問每個抽血數值的意義,期間妳曾因為醫生說子宮內疑似有瘜肉或肌瘤而擔心地流下眼淚,但在我的鼓勵下,妳漸漸變的正向、樂觀,不再去想那還沒發生的未知,在妳向我詢問我怎麼稱呼的同時,對當時的我而言是種肯定與信賴。

在AMH數值為7.8,醫師選擇使用長效型排卵針劑,進行強刺激的療程,很幸運地妳對針劑的反應良好,但超音波的那團陰影始終讓妳十分不安,甚至悲觀地覺得會連一顆好囊胚都沒有,當前的我只能一再地給妳鼓勵,直到最後妳終於認同我的樂觀,反倒在最後一次諮詢時拍我的背說:對!像妳說的,我們要相信會成功的!

也許一路走來,比妳辛苦的大有人在,但妳也真的辛苦了,如同很多來診客戶一樣,妳是很怕打針的,記得在某夜的晚上九點,妳提早半小時到了,等待施打破卵針的期間,妳依舊在跟我討論這次到底結果會如何,終於盼到九點,在小小的更衣空間裡,連呼吸都變得很明顯,準備打針前,妳拿出手機說要記錄這一刻,妳說這是最後一次了,我們一起說了:一定會成功的!

還記得妳手術當天我是休假的,仍不忘交代同事告訴我您的取卵及子宮鏡的結果,很開心取卵手術非常成功,順利的取到14顆成熟的卵子、創造了10顆好囊胚,後續送檢了3顆囊胚做著床前染色體篩檢,也很幸運地得到2顆染色體正常的胚胎。而在子宮鏡的部分,儘管有瘜肉也都處理好了,相信在術後看診時,妳一定露出了相當放心的表情。

相隔幾個月,終於盼到妳來植入了,跟取卵週期不同的是,這次妳身旁多了位讓妳安心的來源-與妳如膠似漆的先生,在先生的陪同下妳感覺不那麼緊張了,妳們選擇一次便將兩顆染色體正常的胚胎都植入,術後回診打針時,湊巧在走廊相遇,戴著口罩的妳我對視後,我很高興是您先跟我打招呼,一解我以為妳已忘了我的愁,從妳彎彎的眼角,我想好運對愛笑的人情有獨鍾,也相信好孕不會對堅持無動於衷的。儘管妳這趟回去,若成功、可能不會再見,但我希望無論見不見,您的身分都能就此改變。

原來,等待放榜的日子是如此難熬,明明想要懷孕的不是我,但猶如同仁所言:我們要做的是,幫助他們懷孕。放榜日子終於到來,緊張的查閱妳的懷孕指標,在目睹B-HCG 數值7969的當下,就像大學上榜一樣感動,感謝送子鳥的大家,沒有讓妳失望,遠在海的另一端的你們,此刻想必洋溢幸福的笑容吧!

在初入送子鳥到植入不過半年,從緊張不安到笑著離開,儘管這次植入後續只有看到一個寶寶心跳,相信手中還握有2顆已切片未送檢及5顆未切片的好囊胚的妳,在料理好大寶後,會想再有個二寶陪伴你們,我們期待與妳再次見面,而這次妳已不是新手媽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