試管做人面對「懷孕率」或「活產率」的選擇,多數人會不假思索選後者,因為前者需面對流產、外孕、胎死腹中...等等異常懷孕之考驗,然而果真活產就滿足了嗎?有沒有可能帶回家的小孩不是您要的?

假如還有兩個選項:帶個「小孩」或「優生寶貝」回家,相信沒有人會選前者,不健康的孩子是父母親一輩子的痛,如果可以選當然要保證健康的小孩,然而當遇到有人還來不及與腹中寶貝見面,就不得不被迫放棄當媽媽,身為醫療團隊的您該如何幫她?您能滿足她的期望值嗎?

失去兒子已經八個月,那是她33歲那一年最殘忍的生日禮物,與母親一職擦身而過的她至今遲遲不敢再試,我不是她無法體會傷多重?幾個月前她因血尿回診,我鼓勵她勇敢走出來,最好的療傷方式是積極把「他」找回來,只見她再度泛紅著雙眼並瞬間淚崩,身旁的先生除了不捨之外,也只能故做堅強狀輕拍她肩給予安慰打氣。

結婚四年急著想當爸爸的他,一年前經轉介來借精做人,他對這次不幸充滿愧疚,要不是自己無精症,這幾年她不必忍受諸多求子之苦,望著難過的枕邊人,無助的他也只能強忍急欲再試的念頭。

都是老天爺愛開玩笑,不小心多給了一條X染色體,因此導致睪丸無法正常造精,想當爸爸只能求助精子銀行,而太太各項檢查都正常,夫妻倆也非常謹慎,為了做「人工受孕」或「試管嬰兒」?是否提領精蟲回台北做人?...等等諸多細節都考慮再三。

年輕的她卵子庫存量豐富,打排卵針反應超好,取卵前兩天左右卵巢總計有二十八顆卵泡,最後取到二十四顆卵,扣除一顆不良卵子,十七顆熟卵有十四顆正常受精,培養五天有五顆好囊胚可植,因擔心過度刺激所以全部凍存。

一個月後植入兩顆漂亮囊胚,只看外表盲目植入,雖然換來懷孕的喜悅,卻難逃染色體異常的惡夢,一位來不及見面的唐氏兒,躲不過1/300的賭局,引產終結懷孕竟成了她此生的最痛。

有過一次慘痛經歷的她,最擔心的是歷史會不會重演?下次有辦法提早得知胚胎健康再植嗎?這才是她遲遲不敢再試的心結,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剩餘三顆凍胚能否先解凍切片再凍回去,等結果出來再挑選健康者植入,又或者重新取卵培養送檢再挑?

尋找一顆健康胚胎不難,難的是面對重重選項時的抉擇,還在努力的朋友,求子之路您想怎麼走?當懷孕與活產都不難時,您的目標是什麼?想帶個小孩回家就好或是帶回自己想要的優生寶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