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婚是為結婚所許的承諾,凍卵是計畫生小孩的託付,「做新娘」與「當媽媽」是女人一生中的兩件大事,如此重要的事您會託付給誰?

海外來求子的朋友很多,大陸來的雖然比較少,但是這兩年有越來越多的趨勢,其中都以高難度個案為主,例如卵巢早衰、習慣性流產、遺傳疾病與屢「試」不成者,至於凍存卵子她是第一位。

去年三月認識她,初診是由她在歐洲求學的同學陪伴而來,這位台灣好友與她一樣人生還有夢要追,早在數月前已先凍存了一批卵子,或許是凍存希望的感覺很好,真心推薦給年齡相仿的好友,才會結下這段漂洋過海凍卵的姻緣。

熟人帶路總是比較順,第一次諮詢就帶回療程所需針劑,因為相隔兩地時間比較難配合,加上工作忙碌不易抽身,我特地為她設計最簡單的短療程刺激方案,一方面可減少來台次數以降低時間成本,同時也能取到較多卵子,為了避免卵巢過度刺激風險,破卵針也特別選用GnRHa。

第二次見面是經期第九天,這天她來做B超掃瞄與抽血追蹤荷爾蒙,左右兩邊總計十九顆卵泡,其中兩顆大的與六顆中的,其餘都是小卵泡,因卵泡發育速度比預期快,所以提早兩天取卵,總共取到二十二顆卵子,扣除一顆不良與兩顆不熟卵,凍存了十九顆熟卵。

人生充滿「不確定」,實現夢想的路有多長?Mr. Right何時出現?勇敢擁抱不確定的「自由」,與知心好友相伴凍卵不亦樂乎?她前後只來台兩次,停留時間差不多一週而已,其間除了短暫回診做檢查之外,多數時間用來遊台灣,體驗自由民主社會的風土民情。

凍卵會帶來囍事嗎?幾天前剛收到一盒別緻的喜餅,卡片上熟悉的名字令我驚訝,一對從小在美國求學的姊妹,畢業後工作也都很順遂,唯獨終身大事始終搞不定,直到年近四十在老爸催促下來凍卵,沒想到尋尋覓覓這麼久,凍卵不到兩年就踏上紅毯,她是送子鳥第一位凍卵後找到下一站幸福的人,除了替她高興之外,最樂的是應是思孫心切的老爸。

來凍卵的朋友我都會三問:「目前是否有論及婚嫁男友?」「兩三年內有可能結婚嗎?」「婚後想生幾個小孩?」一年多前我曾問過這對姊妹,雖然當時的答案是否定的,如今飛來囍訊卻令我開心不已。

凍卵能否帶來囍事不得而知,但我確信它可以帶來安心與自信,心安又有信心的時候常會喜從天降,有道是「有自信的女人最美」,亮麗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愛?來自上海的朋友與這對姊妹大約同時凍卵,追夢的路上不曉得遇見Mr. Right了嗎?願凍存希望的朋友都能盡快找到幸福,享受家有孩子的溫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