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涼的手術臺,熙來攘往的護理人員,她躺在那裏一動也不敢動

親愛的孩子,再見

這是她躺在手術臺上,摸著肚子,睡著前低聲呢喃的一句話

這一天,一如往常的收著郵件,一封特別的內容吸引了我的目光:我們來自北京,太太是確診的血友病攜帶者,屬於第八凝血因子缺乏,應該是A型血友病攜帶者,我是健康的男性。我太太在年初自然懷孕,在20周時羊水診斷胎兒是血友病患者,採取了流產措施,故現在我們非常希望能通過技術來篩選,生兩個健康的孩子。

失去未見面的孩子,是很沉重的痛,在每個失去孩子的母親上,都可見到未痊癒的傷口。但對於他們而言,失去,並不是人生的終點,在傷痛之餘,他們找到了重生的勇氣─著床前基因診斷,並積極面對人生重要的課題─求子。透過電子郵件,在來台灣之前,已完全瞭解所有流程,且把家族成員的口腔黏膜採樣,請駐海外的業務帶回來台灣,完成探針的製作。

第一次見面,她堅定的眼神透露出想要小孩的渴望,不慍不火的談吐加上清新自然的氣質,引起許多同仁的注意,散發出的感覺也不同於印象中北方女子獨立爽朗的樣子。30歲出頭的她,卵巢庫存量卻不如同齡的女性,失落的心不可言喻。但送子鳥獨特的蒐集胚胎,便是利用了多次取卵補足了每次取卵顆數不足的策略,養成囊胚再進行採樣。花了半年的時間,三次的取卵週期,14顆的成熟卵子,陸續蒐集了10顆漂亮囊胚,送檢之後,焦急等待的她和我,頻頻的登入信箱收信,期盼能看到好消息。念力的力量何其大,意念相通的我們,看到信中的檢查報告,大大秀出有四顆是未帶因且染色體正常的胚胎,即使相隔二千多公里,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中滿滿的喜悅。

北京,鵝毛般的細雪紛紛飄落下來,窗外沾滿糖霜的樹枝,銀色潔白的大地,些許透露這天已是歲末。台灣送子鳥診所的大廳也用各種燈飾布置,點綴成五光十色的聖誕景致。她終於植入了沉睡半年之久的囊胚,短暫停留4天,便回歸工作崗位。「我們已經期待這個孩子很久了。」離別前,夫妻倆握著我的手說著,並熱情邀約我到北京遊玩,看著他們的背影,我真心希望老天爺能如他們所願,帶回命中注定的寶貝。

「驗到兩條線了!」電話那頭的她羞怯又興奮的說,沒想到老天真的送了你們一個新年大禮!雖然也很替妳們開心,但也在心中偷偷祈禱後續一切都好。三個禮拜後,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跳聲,她終於擺脫了血友病的枷鎖,正沉浸在擁有健康寶貝的幸福中。

海外人士來台進行人工生殖的夫妻,以高齡族群、借卵借精或著床前基因診斷為主,皆屬高難度客戶。台灣醫療技術純熟,整體水平也在亞洲名列前茅,加上費用便宜以及相關法令較開放,配合自由行,來台求子兼觀光的人數日益增加。送子鳥亦秉持著全心待客的精神,以最少的來台次數和將心比心的服務態度,來符合求子的最高境界 —「儘快」和「愉快」,並與跨海來台的夫妻共同勾勒夢想:一個健康寶貝。

親愛的孩子,我們又再見面了。

她躺在先生的臂彎,得知自己肚子裡已有一個健康的小生命,滿足的笑著。

Agnes
Agnes
  1. 海外信件的一來一往,手指飛快的鍵入文字、發送。"You've Got Mail"  如果是他們預設的信箱音效,那會不會每天都在期待這個聲音呢?這一封封郵件成了成為他們幸福的依靠,幾個月的聯絡,讓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成為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。用最少的來台次數,圓滿最好的幸福與美夢。
  2. 有一種愛,很想念卻無法相見──那是,媽媽來不及看見肚子裡的妳,健康長大。文中主角親身經歷此痛,但所幸在著床前基因診斷(PGD)幫忙下,讓他們跨過了與上帝擲骰子的命運賭盤。不論是遺傳性疾病或者是染色體的平衡性異常,都可以利用PGD和PGS來揮別懷孕中的淚水。積極、正向,善用科技面對,相信奇蹟和幸福就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。 
  3.  客戶在送子鳥3次取卵狀況︰
    療程 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
    成熟卵數 5 4 5
    受精卵數 4 4 5
    囊胚數 1 4 5
  4.  胚胎送檢基因診斷 (PGD) 與染色體篩檢 (PGS) 狀況︰
    囊胚NO. 1 2 3 4 5 6 7 8 9 10
    PGD 帶因 不帶因 不帶因 不帶因 不帶因 帶因 帶因 不帶因 不帶因 不帶因
    PGS - 正常 正常 - - 異常 - 正常 異常 正常